叶清尘。

叶清尘。
食cp,初岚空双向,叶黄,柒七。
玩语吸,语言流,皮现在只有Gio和柒。
只要不踩雷,一切都好说。

⚠雷区⚠
6918 初雾空 初雨岚 all叶

是快速摸鱼的草稿流柒哥!!

#综漫群宣#试试在lof丢个广告☆

[您有一条新的未读消息]
职业语c养老院,今天开始招人啦!
----------
来个正常点的群宣👍
作为一个养老院群规也很随意↓↓,欢迎大家进院唠嗑(?)

▲剧组全开,改皮不限次。
▲禁黄豆娘白苏,禁语音,不禁颜表和图但请适量。
▲开时期,开物拟,可以原创,人设传相册。
▲皮下带套,加bot随意。

↑肥肠简洁明了了(屁)最后再次欢迎大家进院唠唠嗑(?)

就这样吧,第一次认真摸板子(?)有空再上色💤(其实是不会pei)

存戏。管他好不好看先存了再说(…

#原著梗。第1764章 超神补刀、第1765章 他们是冠军

——轰!

烟尘弥漫。蘑菇云底下的战场早已是一片狼藉,此刻场上轮回还有三人,而兴欣赫然只剩下自己。热感飞弹爆炸掀起的尘土几乎要遮蔽了视线,但还是能模模糊糊看清对面三人身形。要结束了吗?也许对很多人来说胜负已经没有悬念了,但于自己来说不然。

一挑三。

无浪,生命0.7%。,一枪穿云、一叶之秋,生命接近半数。右手握紧伞柄不慌不乱,在爆炸的瞬间一甩手手里剑飞出直击无浪胸膛。意料之中生命清零,抿唇一笑便转身闪向另一边儿的一枪穿云。

一挑二。

手中千机伞变化不断,技能与技能间几乎毫无间隙。拧身、下劈、上挑,一枪穿云的身形就未曾在一个确定的轨道上停留,而同时其生命也在飞速下降。落花掌、反坦克炮、格林机枪。飞快地变化着伞的形态,三个技能几乎在同时使出。反坦克炮爆炸的硝烟味儿还没传进鼻腔枪口已经对准了一枪穿云,伴随落花掌的击飞效果对面的角色倒飞出去,然后,又一个生命清零。

这正是我想要做到——不,必须做到的,为了胜利。还没有结束,轮回还没赢,兴欣还没输。

一挑一。

一叶之秋,那是叶修曾经一手缔造的角色,如今站在自己面前已经只是一个取得胜利的阻碍,或者说,最后一道门槛。硝烟与火光映出场上除自己外最后一道身影,不做犹豫侧身冲上,目标一叶之秋。
没有什么华丽的高伤害大招,这是自己身为散人的一大特点,而此时面对昔日斗神用上的技能都再普通不过。太快,快到连自己都几乎看不过来。武器与肉体相碰撞的声音频频传入耳畔,但这依旧影响不了自己的超水平发挥。

他们很强,但我更强。

星落!

没有迟疑,手中如流星般的千机伞就这样重重撞上一叶之秋的胸口。结束了。在轮回最后一人倒下之时,抬起手收回飞出去的千机伞站在原地呼了口气。放眼面目全非的战场,继而阖眸嘴角弯起不大不小的弧度,此时心底更多的,是满足。


赢了。

我第一次站上这个最后的战场,现在我站在荣耀之巅。

真好啊,我们是冠军。

别人的指绘都敲好看,我的指绘除了表情包还是表情包。…

»存戏 叶修
»王者归来.大概是原著梗。第1,2,1061章.
»欧欧西歉.图侵删


ˇ

“来了?”

“那就走吧!”

踏出房门意料之中地见到来人,没有正脸却依旧能看出其中的傲慢与对自己的不屑。他是早已看上自己手里的、有着斗神之称的账号卡了吧。在交出卡片的一瞬,一如平常稳健的手还是不禁一颤。

纵然会有不舍与悲哀,可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重新稳定下来的右手两指轻轻捏着递过去的卡片,平视前那双透出激动与贪婪的张狂的眸子淡淡开口。

“你喜欢这个游戏吗?”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收好它。”

话毕正要转身而去却被嘉世经理给叫住了。在将自己“驱逐”出战队后又来建议留下当陪练,这居心何在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不过是换种侮辱的方式,但我没兴趣跟你们谈这些有的没的。这样想想转过身看向经理,喉间溢出一声笑。

“陪练?我看不必了,解约吧!”

看着对方的反应,很显然那已经是早有准备,就凭着对自己的了解也知道了最终会作何决定吧?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截了当地问出了他们的解约条件。

回答很简单,那就是宣布退役。

就是想让我退役?

“我同意。”

几乎没有犹豫干脆利落地给予了经理这个回答,身旁女孩儿的诧异正在自己意料之中。挑起嘴角朝她笑了笑,没有大起大落的神色只是依旧平稳如常。

“累了这么多年了,休息一年有什么不好?”

话毕不再多言提笔利索地往文书上签了名字,随后便无言转身裹了裹外套离开俱乐部的大厅。终于和这待了七年的地方诀别,总还是有那么点儿无奈吧。

都散了,该走了。

「就连神话也将被时代流放,他却不匆不忙,更像在流浪。」

外边儿的风真大。

街道上亮闪闪的霓虹灯照亮了夜空,明明已是深夜却比白天要更热闹。呼了口气在俱乐部门前停步转头望了眼身后的女孩儿,手插进外套口袋微微仰头脸上溢出笑意,随后温声开口,一字一顿。

“我会回来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峥嵘是不会散场,亦不会消亡。」

ˇ

新闻发布会已经接近尾声。挑战赛,兴欣决战嘉世。一个战队记载着的过去,而另一个则是承载着未来。经历了整整一年,自己终于带着这新建的草根战队登上挑战赛最后的舞台,并且站到了最终。

我们是冠军。我们将再上征程,去夺取另一个更耀眼的冠军。

这新闻发布会自己还是头一次参加,因为这个下边的记者咋看都好像很兴奋。等着这番喧闹结束之后记着把最后一个问题抛了出来,不过说实话好像还真没什么想说的。那么——就让回答简单粗暴些吧。

“呵呵。”

“我回来了。”


「耀眼吗?这是荣耀,这就是疯狂。」

「万众瞩目,我,就在这里回归。」

*一期一会.
*双Gio.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那抹灿金如暖阳。

在相见的那一刻,我叫住了他。意料之中的熟悉面容,只是眸底要比我多上一份澄澈。

「我们在,时空的交错点。」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也是最后一次。」

那一天我们一直待在一起,品清茶,赏小花,看看这世间美色。寸步不离,因为我怕哪一瞬间回头便再不见他。

我们本不该相见,可是上帝像是专为此给我开了一扇门。

“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因为太不可思议、太超脱常理了。这真的是奇迹耶。”

我这样说。

“一定是上帝先生让我见到了你。”

-“不可思议也好,超脱常理也罢。我们现在站在一起,这就是世间最美妙的意外。”

他语罢。相视无言。

傍晚已至,夕阳于天边映出一片霞。一个小小花坛边上我们共赏这天最后的余晖。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走,毕竟我来到这里本就是意外。他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于是他转过身来面向着我张开双臂。

-“能给我一个拥抱吗?让我记住这一天。”

“也让我记住你的温度。”

久久相拥。

在最后一缕阳光要降下天幕时,眼前忽然出现的刺目光影掩盖住天空。似是匆匆忙忙地,趁着这最后的时刻我终于是问了他。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再次睁开双眼时早已是在熟悉的房间里。回来了啊…。我有些失神。一切都像一开始时那样毫无变化,就像做了一场梦。可是我知道这不是梦,我甚至还奢求着再有一次这样的机会让我见到他。可自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面。

如果我们走在两条平行线上,我们将不会有相遇的可能。幸运的是,我们的世界是相交线,可我似乎忘了相交线只有一个交点。

「曾经有个人,我和他仅一面之缘。」

「只一面,叫我相信奇迹。
只一面,让我铭记心底。
只一面,我突然发现我爱你。」

「纵使有千言万语,终是无言,唯有相视一笑自留念。」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如果是你,怎会不信。”



—————————————
最后结尾感觉有点匆忙,感觉整篇都有点散乱吧。…
图侵删。

文笔更好,更喜欢Gio和G,长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