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修

嗨这儿叶梓修。目前语c是个退圈老年人,khr独皮Gio。
是个业余画手(假的
cp向:khr初岚空,全职叶黄,叶左推。
雷点:KHR:初雨岚,雾云雾,初雾空雾,各种all。
全职:all叶/叶all。
重度Gatling(初岚)痴汉。阿杰迷妹(x)叶修少天GioGatling吹✔
总之,老透明(????)欢迎扩列互关☆

#综漫群宣#试试在lof丢个广告☆

[您有一条新的未读消息]
职业语c养老院,今天开始招人啦!
----------
来个正常点的群宣👍
作为一个养老院群规也很随意↓↓,欢迎大家进院唠嗑(?)

▲剧组全开,改皮不限次。
▲禁黄豆娘白苏,禁语音,不禁颜表和图但请适量。
▲开时期,开物拟,可以原创,人设传相册。
▲皮下带套,加bot随意。

↑肥肠简洁明了了(屁)最后再次欢迎大家进院唠唠嗑(?)

就这样吧,第一次认真摸板子(?)有空再上色💤(其实是不会pei)

存戏。管他好不好看先存了再说(…

#原著梗。第1764章 超神补刀、第1765章 他们是冠军

——轰!

烟尘弥漫。蘑菇云底下的战场早已是一片狼藉,此刻场上轮回还有三人,而兴欣赫然只剩下自己。热感飞弹爆炸掀起的尘土几乎要遮蔽了视线,但还是能模模糊糊看清对面三人身形。要结束了吗?也许对很多人来说胜负已经没有悬念了,但于自己来说不然。

一挑三。

无浪,生命0.7%。,一枪穿云、一叶之秋,生命接近半数。右手握紧伞柄不慌不乱,在爆炸的瞬间一甩手手里剑飞出直击无浪胸膛。意料之中生命清零,抿唇一笑便转身闪向另一边儿的一枪穿云。

一挑二。

手中千机伞变化不断,技能与技能间几乎毫无间隙。拧身、下劈、上挑,一枪穿云的身形就未曾在一个确定的轨道上停留,而同时其生命也在飞速下降。落花掌、反坦克炮、格林机枪。飞快地变化着伞的形态,三个技能几乎在同时使出。反坦克炮爆炸的硝烟味儿还没传进鼻腔枪口已经对准了一枪穿云,伴随落花掌的击飞效果对面的角色倒飞出去,然后,又一个生命清零。

这正是我想要做到——不,必须做到的,为了胜利。还没有结束,轮回还没赢,兴欣还没输。

一挑一。

一叶之秋,那是叶修曾经一手缔造的角色,如今站在自己面前已经只是一个取得胜利的阻碍,或者说,最后一道门槛。硝烟与火光映出场上除自己外最后一道身影,不做犹豫侧身冲上,目标一叶之秋。
没有什么华丽的高伤害大招,这是自己身为散人的一大特点,而此时面对昔日斗神用上的技能都再普通不过。太快,快到连自己都几乎看不过来。武器与肉体相碰撞的声音频频传入耳畔,但这依旧影响不了自己的超水平发挥。

他们很强,但我更强。

星落!

没有迟疑,手中如流星般的千机伞就这样重重撞上一叶之秋的胸口。结束了。在轮回最后一人倒下之时,抬起手收回飞出去的千机伞站在原地呼了口气。放眼面目全非的战场,继而阖眸嘴角弯起不大不小的弧度,此时心底更多的,是满足。


赢了。

我第一次站上这个最后的战场,现在我站在荣耀之巅。

真好啊,我们是冠军。

别人的指绘都敲好看,我的指绘除了表情包还是表情包。…

»存戏 叶修
»王者归来.大概是原著梗。第1,2,1061章.
»欧欧西歉.图侵删


ˇ

“来了?”

“那就走吧!”

踏出房门意料之中地见到来人,没有正脸却依旧能看出其中的傲慢与对自己的不屑。他是早已看上自己手里的、有着斗神之称的账号卡了吧。在交出卡片的一瞬,一如平常稳健的手还是不禁一颤。

纵然会有不舍与悲哀,可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重新稳定下来的右手两指轻轻捏着递过去的卡片,平视前那双透出激动与贪婪的张狂的眸子淡淡开口。

“你喜欢这个游戏吗?”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收好它。”

话毕正要转身而去却被嘉世经理给叫住了。在将自己“驱逐”出战队后又来建议留下当陪练,这居心何在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不过是换种侮辱的方式,但我没兴趣跟你们谈这些有的没的。这样想想转过身看向经理,喉间溢出一声笑。

“陪练?我看不必了,解约吧!”

看着对方的反应,很显然那已经是早有准备,就凭着对自己的了解也知道了最终会作何决定吧?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截了当地问出了他们的解约条件。

回答很简单,那就是宣布退役。

就是想让我退役?

“我同意。”

几乎没有犹豫干脆利落地给予了经理这个回答,身旁女孩儿的诧异正在自己意料之中。挑起嘴角朝她笑了笑,没有大起大落的神色只是依旧平稳如常。

“累了这么多年了,休息一年有什么不好?”

话毕不再多言提笔利索地往文书上签了名字,随后便无言转身裹了裹外套离开俱乐部的大厅。终于和这待了七年的地方诀别,总还是有那么点儿无奈吧。

都散了,该走了。

「就连神话也将被时代流放,他却不匆不忙,更像在流浪。」

外边儿的风真大。

街道上亮闪闪的霓虹灯照亮了夜空,明明已是深夜却比白天要更热闹。呼了口气在俱乐部门前停步转头望了眼身后的女孩儿,手插进外套口袋微微仰头脸上溢出笑意,随后温声开口,一字一顿。

“我会回来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峥嵘是不会散场,亦不会消亡。」

ˇ

新闻发布会已经接近尾声。挑战赛,兴欣决战嘉世。一个战队记载着的过去,而另一个则是承载着未来。经历了整整一年,自己终于带着这新建的草根战队登上挑战赛最后的舞台,并且站到了最终。

我们是冠军。我们将再上征程,去夺取另一个更耀眼的冠军。

这新闻发布会自己还是头一次参加,因为这个下边的记者咋看都好像很兴奋。等着这番喧闹结束之后记着把最后一个问题抛了出来,不过说实话好像还真没什么想说的。那么——就让回答简单粗暴些吧。

“呵呵。”

“我回来了。”


「耀眼吗?这是荣耀,这就是疯狂。」

「万众瞩目,我,就在这里回归。」

*一期一会.
*双Gio.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那抹灿金如暖阳。

在相见的那一刻,我叫住了他。意料之中的熟悉面容,只是眸底要比我多上一份澄澈。

「我们在,时空的交错点。」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也是最后一次。」

那一天我们一直待在一起,品清茶,赏小花,看看这世间美色。寸步不离,因为我怕哪一瞬间回头便再不见他。

我们本不该相见,可是上帝像是专为此给我开了一扇门。

“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因为太不可思议、太超脱常理了。这真的是奇迹耶。”

我这样说。

“一定是上帝先生让我见到了你。”

-“不可思议也好,超脱常理也罢。我们现在站在一起,这就是世间最美妙的意外。”

他语罢。相视无言。

傍晚已至,夕阳于天边映出一片霞。一个小小花坛边上我们共赏这天最后的余晖。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走,毕竟我来到这里本就是意外。他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于是他转过身来面向着我张开双臂。

-“能给我一个拥抱吗?让我记住这一天。”

“也让我记住你的温度。”

久久相拥。

在最后一缕阳光要降下天幕时,眼前忽然出现的刺目光影掩盖住天空。似是匆匆忙忙地,趁着这最后的时刻我终于是问了他。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再次睁开双眼时早已是在熟悉的房间里。回来了啊…。我有些失神。一切都像一开始时那样毫无变化,就像做了一场梦。可是我知道这不是梦,我甚至还奢求着再有一次这样的机会让我见到他。可自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面。

如果我们走在两条平行线上,我们将不会有相遇的可能。幸运的是,我们的世界是相交线,可我似乎忘了相交线只有一个交点。

「曾经有个人,我和他仅一面之缘。」

「只一面,叫我相信奇迹。
只一面,让我铭记心底。
只一面,我突然发现我爱你。」

「纵使有千言万语,终是无言,唯有相视一笑自留念。」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如果是你,怎会不信。”



—————————————
最后结尾感觉有点匆忙,感觉整篇都有点散乱吧。…
图侵删。

文笔更好,更喜欢Gio和G,长高!!!!

#情人节.昨天忘了发这今天补上x.
#初岚空.图随手.
#散落的蒲公英,无法停留的爱#

-

   “G,看这花丛里有蒲公英哎——”
   阳光正好,一片花田里金发男孩儿正站在一株蒲公英前边儿朝着身后不远处的同伴招手,虽然他看起来对此并不太感兴趣。然后那抹艳红就窜了过来,看似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儿。
   “所以你叫我过来就为了看这个?”
   “你看,周围的花儿为它挡住了风,它就不会被吹走了。”
   男孩没有理会同伴的话语,他缓缓蹲下身子,伸出手轻轻摘下了那朵蒲公英,小心翼翼地将花儿捧在手心,生怕风一吹它便散落没了踪迹。可是即使他已经尽力为那小小的蒲公英挡风最后却还是没能保住它——不经意间,风掠过掌心,白色蒲公英便如棉絮一般飘散在风里。
   “它们总是没法长久地停留在一个地方。”男孩儿的伙伴——顶着一头红发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道出了声。
   “嗯?”
   “无论周围的花儿有多茂盛,稍微有点儿风来,它就散了。”

「风舞花落,杳无踪迹.」

-

   那天本是一如往常,毫无波澜的一天。
   我坐在桌子前整理着今天的公文,这并不是什么难完成的工作。G刚不久离开了总部,说是再去调查一下那个家族的底细。对于他的擅自决定我没有阻拦,因为我相信他能把事情处理好,并且安全回来。
   正午,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子带给人一阵暖意。我收拾完东西决定趴下来稍微小憩一会儿。迷糊间似乎听见一阵略微急促的敲门声,可我实在是困了,因而没有理会——于是门似乎被打开了。接着好像有人在叫唤我的名字,语调还有些急切,我只好单手支撑着额头坐起身来晃晃脑袋试图使自己清醒些。
   “雨月…?…说吧什么事。”
   看清来人再加上对方那不太好的脸色我大概能猜出接下来他所要说的事儿怕是事态有些严重了,能让一向冷静的雨月这般着急。
   “那个家族的事儿G不是已经去调查了吗?”
   -“但我方才听说了那些人已经开始了行动,要是被发现了的话…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相信G能处理好。”
   -“你真的不担心他的安危吗,Primo。”
   无言相对。我怎可能这样放心地让他一个人去解决。只是…
   “我知道了。”
   我不再多说什么,利索地起身整理好衣着,在走出门之前我回头望了眼身后铺满阳光的窗子。——这可能是今天的最后一丝温暖了。

   外边人声嘈杂,这看起来和平常无异。我尽量将显眼的金黄色发丝藏匿在帽子里,同雨月一起朝着目的地赶路。皮鞋哒哒哒地敲击地面,步伐急切生怕晚到哪怕一瞬就会来不及。我在心里不断祈盼着G能平安无事——这并非是不信任,我只是觉得自己可能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有时候过分的信任反而会造成麻烦。
   就快到了。当我们终于走到那儿,所看见的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一切都平和得出奇,直到有人一脸惊魂未定地从建筑里跑出来。
   “请问这儿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他们解决掉了彭格列的人然后就…走了,太可怕了!!就在刚刚!!我还以为他们会对其他人下手没想到他们的目标只是…”
   “你是说只有彭格列的人被…?”
   -“是的,我亲眼所见!!”
   “好的先生…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
   最糟糕的猜想终于还是变成了现实。我怔在原地足足有半分钟,在反应过来时我只觉得刚刚就像在做梦。也许我只是没睡醒听错了?……。可事实终究让我没法欺骗自己。这样的消息——不想知道。我转过身飞快地往回跑,似是要从这里逃离。
   ——不…我不知道,我在做梦!!
   心里这般叫嚣,同样的话语冲击着大脑。——无法思考。如果我当时早些过来,是不是就能挽回呢?这错在我,我不该如此放心地把事情交出去,即使他是我最信任的左右手。
   这是报应。

   后来的事我记不太清,依稀记得在第二天我终于还是没能见上他的最后一面。面前是一座小小的石碑,我蹲下身,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将手里的蒲公英摆在前边。
   “你说过的,稍微有点儿风来,它就散了。
   “可为什么这风来得这么突然这么急?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将它留住。
   “你这样,叫我该如何爱你啊。”
   手抚石碑,潸然泪下。

「无法停留.我没来得及爱你.」

-

   如今自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一年。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每年一度的情人节。我摆弄着家里的花瓶,不经意地又想起了那些事儿。在离开西西里来到日本后,我在院子里种了许多蒲公英,或许是对往事的怀念,或者说对他的怀念吧。我走进院子摘下了一朵成熟的蒲公英,任它被拂过面颊的风儿吹得飘散开来。
   “让爱定格在那一刻。”
   “Felice giorno di San Valent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