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尘。

叶清尘。
食cp,初岚空双向,叶黄,柒七。
玩语吸,语言流,皮现在只有Gio和柒。
只要不踩雷,一切都好说。

⚠雷区⚠
6918 初雾空 初雨岚 all叶

*存点东西。


————————————————
*短打.

枪响。

夜晚失去了该有的寂静,火光正在渐渐噬食着这个小镇。那枪声好似一发信号彻底将战争打响。

又是一个不眠夜。我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回在这样糟糕的梦境中惊醒,以至于那些相似的画面都快被印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这样下去可不行,我想。也许是最近见到这种场面的次数比过去要多得多,也许还有别的什么原因。但…我是在惧怕这些事儿吗?不,不,不能退却。这是战争。

是的,这是战争。

我试着平复自己的心绪,这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现在我应该好好地睡一觉,在天亮之前养好精神。好的…现在看起来离天亮还有挺长时间。

并且,在我再次入眠之前我想清楚了一件事。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绝不会退缩,彭格列也是。

————————————————
*战斗paro.

-好家伙。

掌心炽热的火炎灼烧着微凉的空气,面前的人脸上尽是得意自以为已经将自己困住而也由此更是狂妄。砰砰枪响杂乱的子弹悉数飞来,不慌不忙将手心向着地面借助火炎推动双脚一蹬向上跃起。

-打得这样急,真当我是瓮中之鳖?

不急于出手只是这般周旋,自己目的本就不是要将这些人打倒——只要支撑到他们赶来并且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足够了。秉着这样的心思于是没有还击只是尽量地闪避且战且退,却在此时听闻身后脚步声渐进。

-快了。

心里了然接下来该如何,渐渐加快了向后退去的速度,而眼前的几人却像是捡了大便宜一般继续朝前紧逼。没有觉察到啊,可惜了。兀自为对方惋惜了一番也没大意依旧同人保持距离,微侧首身后人影渐是清晰目测着大概距离后停下脚步。

-那么接下来——你们的枪术表演该结束了。

————————————————
*短打×2.


沉寂的意识已不知在此度过多少光阴,再一次苏醒由火焰凝结而成实体出现时眼前一切已是大不相同。好一片繁荣盛景,有个声音这样说。是的,繁盛。这是他们最终的选择——与自己踏上不同道路后的选择。眼底泛上笑意环视着四周好生感叹了番,正瞧见一行身影由远处渐行渐近。

——他们早已不再是昔日那尚未成熟的单纯少年。

驻足原地只等着他们走近,意料之中瞅见惊诧神色自己也只笑笑不多言语。听人谈论现今家族等等也不插一言,待得对方把话道完方才温声开口。

“你确是能与我道不同并将Vongola领向新的顶峰的人。我从来都这样相信着你,Decimo。”

“所以我就一直看着你的成长,最终你也没有另我失望。”

“将Vongola交予你们,我从不后悔。”

也许这便是打从心底的信任。

不忘。
不悔。
不弃。

“我将永远与Vongola、与你们同在。”


一月未过中旬。

日本的冬天着实要比西西里冷,以至于刚搬到这儿时颇有些不习惯,而今过去这么久了反倒怀念起往昔来。手捧温热茶杯倚坐窗边儿半阖了眸心不在焉地赏着飞雪,半晌抿了唇低声喃喃。

——我的友人们呀。

品口杯中茶水任其淌过喉咙,透心的暖意在这天气里正好能热了身子。想着昔日那些事儿竟忍不住念叨出他们的名字,回过神来方才意识到这是做无用功——一阵恍然。

——我真想回西西里去再见见你们,可也只能想想啦。

自己如今只能祈望他们平安——也许这是唯一能做的事儿。谁都不希望离别。双手支着下颚叹息了番,忽的就想起告别那日自己曾说的话。

——我不曾后悔。

是呀,不悔。嘴角不由弯起泛出笑意,玻璃窗户映上自己面容,双手相合敛眸轻声祷告——

愿上帝先生为你们带去好运。

飘雪依旧。

————————————————
先存这些吧。标签也不知道该不该打上自戏…管他呢x沉迷出锅一个乔.
我可能有个假脑子。(…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