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尘。

叶清尘。
食cp,初岚空双向,叶黄,柒七。
玩语吸,语言流,皮现在只有Gio和柒。
只要不踩雷,一切都好说。

⚠雷区⚠
6918 初雾空 初雨岚 all叶

#情人节.昨天忘了发这今天补上x.
#初岚空.图随手.
#散落的蒲公英,无法停留的爱#

-

   “G,看这花丛里有蒲公英哎——”
   阳光正好,一片花田里金发男孩儿正站在一株蒲公英前边儿朝着身后不远处的同伴招手,虽然他看起来对此并不太感兴趣。然后那抹艳红就窜了过来,看似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儿。
   “所以你叫我过来就为了看这个?”
   “你看,周围的花儿为它挡住了风,它就不会被吹走了。”
   男孩没有理会同伴的话语,他缓缓蹲下身子,伸出手轻轻摘下了那朵蒲公英,小心翼翼地将花儿捧在手心,生怕风一吹它便散落没了踪迹。可是即使他已经尽力为那小小的蒲公英挡风最后却还是没能保住它——不经意间,风掠过掌心,白色蒲公英便如棉絮一般飘散在风里。
   “它们总是没法长久地停留在一个地方。”男孩儿的伙伴——顶着一头红发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道出了声。
   “嗯?”
   “无论周围的花儿有多茂盛,稍微有点儿风来,它就散了。”

「风舞花落,杳无踪迹.」

-

   那天本是一如往常,毫无波澜的一天。
   我坐在桌子前整理着今天的公文,这并不是什么难完成的工作。G刚不久离开了总部,说是再去调查一下那个家族的底细。对于他的擅自决定我没有阻拦,因为我相信他能把事情处理好,并且安全回来。
   正午,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子带给人一阵暖意。我收拾完东西决定趴下来稍微小憩一会儿。迷糊间似乎听见一阵略微急促的敲门声,可我实在是困了,因而没有理会——于是门似乎被打开了。接着好像有人在叫唤我的名字,语调还有些急切,我只好单手支撑着额头坐起身来晃晃脑袋试图使自己清醒些。
   “雨月…?…说吧什么事。”
   看清来人再加上对方那不太好的脸色我大概能猜出接下来他所要说的事儿怕是事态有些严重了,能让一向冷静的雨月这般着急。
   “那个家族的事儿G不是已经去调查了吗?”
   -“但我方才听说了那些人已经开始了行动,要是被发现了的话…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相信G能处理好。”
   -“你真的不担心他的安危吗,Primo。”
   无言相对。我怎可能这样放心地让他一个人去解决。只是…
   “我知道了。”
   我不再多说什么,利索地起身整理好衣着,在走出门之前我回头望了眼身后铺满阳光的窗子。——这可能是今天的最后一丝温暖了。

   外边人声嘈杂,这看起来和平常无异。我尽量将显眼的金黄色发丝藏匿在帽子里,同雨月一起朝着目的地赶路。皮鞋哒哒哒地敲击地面,步伐急切生怕晚到哪怕一瞬就会来不及。我在心里不断祈盼着G能平安无事——这并非是不信任,我只是觉得自己可能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有时候过分的信任反而会造成麻烦。
   就快到了。当我们终于走到那儿,所看见的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一切都平和得出奇,直到有人一脸惊魂未定地从建筑里跑出来。
   “请问这儿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他们解决掉了彭格列的人然后就…走了,太可怕了!!就在刚刚!!我还以为他们会对其他人下手没想到他们的目标只是…”
   “你是说只有彭格列的人被…?”
   -“是的,我亲眼所见!!”
   “好的先生…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
   最糟糕的猜想终于还是变成了现实。我怔在原地足足有半分钟,在反应过来时我只觉得刚刚就像在做梦。也许我只是没睡醒听错了?……。可事实终究让我没法欺骗自己。这样的消息——不想知道。我转过身飞快地往回跑,似是要从这里逃离。
   ——不…我不知道,我在做梦!!
   心里这般叫嚣,同样的话语冲击着大脑。——无法思考。如果我当时早些过来,是不是就能挽回呢?这错在我,我不该如此放心地把事情交出去,即使他是我最信任的左右手。
   这是报应。

   后来的事我记不太清,依稀记得在第二天我终于还是没能见上他的最后一面。面前是一座小小的石碑,我蹲下身,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将手里的蒲公英摆在前边。
   “你说过的,稍微有点儿风来,它就散了。
   “可为什么这风来得这么突然这么急?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将它留住。
   “你这样,叫我该如何爱你啊。”
   手抚石碑,潸然泪下。

「无法停留.我没来得及爱你.」

-

   如今自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一年。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每年一度的情人节。我摆弄着家里的花瓶,不经意地又想起了那些事儿。在离开西西里来到日本后,我在院子里种了许多蒲公英,或许是对往事的怀念,或者说对他的怀念吧。我走进院子摘下了一朵成熟的蒲公英,任它被拂过面颊的风儿吹得飘散开来。
   “让爱定格在那一刻。”
   “Felice giorno di San Valentino.”

评论

热度(16)